IRAROFM

多年以后,我们佝偻着身子坐在桌前,你用因身体机能老化而不断颤抖的手缓慢地为我盛每一碗饭,倔强且幸福地。

你的毒性太大我无法自行调配解药。

明知这梦不过是幻想可主角偏偏永远是你怎么办。


评论
©IRAROF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