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ROFM

多年以后,我们佝偻着身子坐在桌前,你用因身体机能老化而不断颤抖的手缓慢地为我盛每一碗饭,倔强且幸福地。

2014.8.9(凌晨?)


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不想看见他们任何一个人。
我知道这是在逃避,也知道逃避什么都解决不了。
让我相信谁?
是不是我太脆弱了。
消失不是办法。
不想再为每一个人考虑了。
我走了他们会不会很担心?那好吧,我不走了。
无数次…
没法再无所谓了。
想哭,可是那样很没用。
买醉?没用的人才用这种愚蠢的方法消愁。
一个人静一静。这样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每次都想着,目前学习最重要。这种伤感先放一放,然后再说吧。
然后就等到了现在。
每次都不了了之然后风波再起。
他们的矛盾爆发一次就为下次矛盾新添一个旧帐。
我以为只是性格不和观点不和而已。
原来两个人有我早就不知道的秘密。
原来是因为这样不可开交。

不想看见他们。谁也不想看见。
让我一个人生活吧。这不是偏激的想法。早就这么打算了。没想到这个想法现在这么强烈。

谁都会犯错的。我真的谁也不怪,也没资格怪。
没有什么怪不怪的,我只求他们别让我再烦恼。
我吵不醒他们。骂不醒他们。打不醒他们。更管不到他们。
所以让我走吧。

评论
©IRAROF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