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ROFM

多年以后,我们佝偻着身子坐在桌前,你用因身体机能老化而不断颤抖的手缓慢地为我盛每一碗饭,倔强且幸福地。

又忘了自己的生日。好像每次都是两天以后家人才想起来什么的。
真心觉得生日没什么可过的。
只是长大了一岁而已。
它不是个标志。
我们天天都在长大。
其实有时候在想,年龄真的很重要吗?
一辈子窝在小城市里的老年人真的会比二十多岁就走南闯北的年轻人要懂得很多吗?
挣钱多又怎样?我们快乐吗?
每个人纠结了一辈子的荣誉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们要快乐还是要荣誉?
不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吗?

『插一句闲话·讨厌火车鸣笛的声音。刺耳得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一样。那些每年死在铁路上的人有一半都是被火车鸣笛吓死的吧。卧槽为何如此地扰民!』

唔唔困了...去碎觉(ˉ﹃ˉ)

评论
©IRAROF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