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ROFM

多年以后,我们佝偻着身子坐在桌前,你用因身体机能老化而不断颤抖的手缓慢地为我盛每一碗饭,倔强且幸福地。

牢骚发够了。我去学习。

饭桌上大人们 讨论我的未来职业问题。无疑就是让我好好学习。然后考个好大学,找一个安稳的工作,以后不为生计发愁。

大人都希望孩子可以衣食无忧。

良苦用心我理解。

但是不想这样干。

我对朝九晚五每天安稳的生活没有兴趣。

我不喜欢规律的生活。

我不喜欢一辈子的铁饭碗。

12年的两点一线的乖孩子好学生生活我过的够够的。

我每天只去学校从没干过出格的事。

所有人都认为我很乖。以前我也觉得自己很乖。喜欢安稳的生活,一眼就能望到自己老死的情景这样多好。妈妈说我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想问题更深刻一些,更老道一些,默默的性格以后不会吃亏。

可是我多希望自己每次行动前不会想那么多,不会把所有可能全想一遍。

我就是想要不安稳的生活。
我就是要异想天开。
我就是想用知识把自己包裹起来而不是用金钱用地位。
不是我不爱钱。
我只是没有太喜欢的东西。
每天规律地工作挣钱养活自己。这样的生活想想我都要窒息。
一辈子这么安分下去?
以前这么想。现在突然不了。

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责任感。

对《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一个终生只和异性发生关系却不负责的女画家记忆深刻。

她一辈子没有责任。轻与重她从没想过。灵与肉才是她的人生标志。起码我这样认为她。

尽管她最后在纽约生活,事业成功,身边没有一个人。

我知道这样的生活很空虚。但我就是想要这样的生活。

也许有一天我会如大人们所愿,“迷途知返”。
但不是现在。

未来。我撞南墙的那一天我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现在我只想好好学习。

我要考一个语言类的大学。我要一刻不停地走。

然后呢?

等到那时我再想然后吧。

以后的事谁能说准。

但是万事都逃不过努力和脚踏实地吧。

就这样。牢骚发够了。我去学习。

评论
©IRAROFM | Powered by LOFTER